首页

昔日需登门抄表 如今远程可抄录-----改革开放40年来供电部门技术突飞猛进,一个人几分钟就能完成1万个电表的抄录_0

时间:2019/10/16 

昔日需登门抄表 如今远程可抄录 改革开放40年来供电部门技术突飞猛进,一个人几分钟就能完成1万个电表的抄录 当年的家用电表与早期的无线电话. 当年中山供电部门工作人员在抄电表.(资料图片)在中山供电文化展馆内的百年电力展区,一排长相差不多的家用电表引起了记者的注意.黝黑笨重、四四方方的外壳,粗看起来没什么区别.标注的生产时间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直到2000年之后.中山供电局机关党委副书记范新洪指着生产于1978年的电表说:“这块电表和我参加工作的时间一样.我是1978年进入供电系统,在小榄变电站工作.”昔日抄表信息需手工录入从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开始,电力供应输送进千家万户,以前以工业使用为主的电表也被安装进每个家庭.范新洪告诉记者,这种老式的电表也被称为机械式电表,是通过电压元件和电流元件,将交变电压、电流转变为穿过转盘的交变磁通,该磁通与其在转盘中感应的电流相互作用,产生驱动力矩,使转盘转动.据工作人员介绍,上世纪八十年代,中山市民家庭使用的都是机械表,又大又笨重.供电部门有一批专门的抄表员,每月初风雨无阻穿行在中山的各大街小巷.每个月前10天是抄表日,抄表员要早上6点多就赶到现场,碰到白天家里没人的住户,只能等到他们晚上回来再登门.晚上回到家之后,抄表员还要忙着整理数据,手动录入抄表信息,核算完电费后再挨家挨户发电费单,天天忙个不停.根据他们的统计,那时,1万个电表的抄录,一个人要忙上一二十天.基本上这个月的电量刚统计完,下个月的工作又要开始了.讲到抄表的辛苦,石岐分局的刘耀忠讲述了他“一声大吼吓跑匪徒,救了屋主”的故事.1989年某天清晨不到6点,刘耀忠骑着自行车来到石岐老街,开始挨家挨户抄表.中山旧城区用户密集,他每天要完成500多户的抄表.走到一家要抄表的居民屋前,刘耀忠发现大门开着,里面有异响.他察觉有问题,急中生智在门外大喊:“抄电表!”突然,有两人慌张地从屋里冲出来,随后,一位中年男子蹒跚地追出来,满脸是血,大叫“救命啊!捉贼啊!”刘耀忠转身去追时,那两人已经跑得没影了,他赶紧帮着用户打电话报警.几天后,中年男子到中山供电局找到刘耀忠:“多亏你大喊吓跑了入室抢劫的匪徒,救了我!”现在可远程快速完成抄录由于机械电表容易出现故障,也会有计量不准的问题,从2000年以后,小巧精致、准确度更高的电子表在全市范围内开始逐步替代了原有的机械表.这个时候抄表员不用再去看表盘上的数据了,只需要用与电子表配套的电子抄表器,在电表前扫一下,数据就记录在抄表器里了,回到单位之后跟终端电脑一连接,数据就全部拷贝了出来.从2017年开始,抄表员这个工作在我市可以基本宣告消失了.一种更为先进的可远程抄表的智能电表已经全部换装完毕.现在,1万个电表的抄录,一个人几分钟就能完成.记者在中山供电局的“电能表检定试验室”了解到,相比传统电表,智能电表不仅显示当前日期、时间、用电度数等信息,还可以查询前一两个月的用电情况.供电部门技术人员介绍,智能电表具备通讯功能,可以记录传输用户每天、每时段的用电情况.这样就可以实现远程抄表,也减少了人为的误差.此类电表还可以实现“先买电、再消费”的打卡模式,对于我市众多的出租屋业主来讲,可以避免住户欠电费的情况发生,多了一种安全的选择. 作者:查九星 马婷 孙俊军责任编辑:蔡思颖